推广 热搜: elisa  TCR  PCR  dNTP    生物  荧光  时间分辨荧光  基因  内切酶 

干细胞标志物

   日期:2015-09-15     浏览:118    评论:0    
核心提示:胎干细胞的标志物 Oct-4: Oct-4(也叫Oct-3或Oct3/4)属POU转录因子一员,最初鉴定为DNA结合蛋白,可通过顺式元件活化基因转录。它在全能胚胎干细胞(ES)和生殖细胞表达。该表达对于维持干细胞的自我更新和多能性是必要的。4 ES的分化导致Oct-4的下调。5 Oct-4不仅是细胞系多能分化的主要调节因子,而且也是首要的作为鉴定全
胎干细胞的标志物
Oct-4: Oct-4(也叫Oct-3或Oct3/4)属POU转录因子一员,最初鉴定为DNA结合蛋白,可通过顺式元件活化基因转录。它在全能胚胎干细胞(ES)和生殖细胞表达。该表达对于维持干细胞的自我更新和多能性是必要的。4 ES的分化导致Oct-4的下调。5 Oct-4不仅是细胞系多能分化的主要调节因子,而且也是首要的作为鉴定全能ES细胞的标志物。
SSEAs: SSEAs 最初是用来鉴定识别糖脂表位的三个单抗。SSEA-1表达在前移植期的鼠胚表面(如八细胞期)并且也发现存在于畸胎瘤干细胞表面,但不存在分化的衍生细胞中。输卵管上皮、子宫内膜、附睾, 成年鼠脑和肾小管区域也发现和SSEA-1抗体反应。SSEA-3和4在卵子发生时合成,在卵母细胞、受精卵和早期卵裂球细胞膜上存在。这些与糖链相关的分子的生物学功能被认为是调控发育期的细胞膜间的相互作用。未分化的灵长类ES细胞,人的EC和ES细胞表达SSEA-3和SSEA-4,但不表达SSEA-1。未分化的小鼠ES细胞表达SSEA-1,但不表达SSEA-3或SSEA-4.

造血干细胞的标志物

CD34(细胞表面的唾液粘蛋白):CD34自从被发现存在于少量人骨髓细胞以来就是兴趣的焦点。从骨髓和外周血来源的CD34阳性富集的细胞群体显出大部分的造血活性。CD34被认为是造血干细胞 (HSCs). 的标志物。CD34在原始细胞分化为成熟细胞后表达下降.这点也发现在克隆的祖细胞和一些细胞系的干细胞。尽管CD34功能未知,但现在认为它参与早期造血CD34是HSCs的标志物的理论近年受到挑战。Osawa等人首先证明小鼠HSCs可以是CD34阴性。并且,人的CD34阴性细胞也有低水平的嫁接和造血能力。移植研究表明胎绵羊CD34阴性细胞有重新繁殖的能力。并且也表明人和鼠的CD34阳性细胞可能来源于CD34阴性细胞。总的说来,这些报告提示,HSCs可能是CD34+或CD34-。只选择表达CD34的细胞可能导致将更原始的干细胞排除在外。然而几乎所有的临床和实验流程包括体外培养、基因疗法和HSC抑制,目前都设计成收集富含CD34+的细胞。

CD133: CD133, 是120kDa糖基化蛋白,包括5个跨膜结构域,最初是通过AC133单抗鉴定的,它能识别人HSCs的CD34+亚类29,30。一种CD133异构体AC133-2, 最近已经被克隆并鉴定为可被AC133抗体识别的原始表面抗原。CD133可以作为用CD34筛选HSC和体外扩增的补充。CD133+富集的亚类可以以同CD34+ 富集的亚类扩增的方式扩增,从而可保留多系增殖的能力。最近的研究为CD133的表达不限于原始血细胞提供了证据,同时也确定了非造血组织中一类独特的细胞群体。来源于外周血的CD133+ 可被体外诱导分化为内皮细胞。并且,can be induced to differentiate into endothelial cells in vitro.并且,人的神经干细胞用抗CD133抗体可被直接分离。

ABCG2: ABCG2 (ATP-binding cassette superfamily G member 2) 广泛存在于各种干细胞上,并决定了SP细胞的Hoechst 阴性染色表型。ABCG2是ABC转运体家族的成员,并首先定位在乳腺癌细胞系上。ABCG2在CD34阴性细胞上出现的几率最大,但细胞表达CD34后,ABCG2下调。ABCG2的下调也表现在很多造血祖细胞上。因此在原始HSC分离鉴定上,ABCG2比CD34更有希望。ABCG2特异性的表达决定了猴骨髓细胞、小鼠骨骼肌细胞和ES细胞中的Hoechst SP表型。对心肌和骨骼肌细胞可以从移植的骨髓来源的SP细胞再生证明了SP细胞的潜在可塑性. ABCG2在SP细胞上的专一表达提示ABCG2可能成为是成体多能干细胞阳性筛选的潜在标志物。ABCG2在干细胞发育生物学里也扮演着一定的功能上的角色。
Sca-1: Sca-1 (stem cell antigen 1, Ly-6A/E), 是18kDa磷脂酰肌醇锚定蛋白,属Ly-6抗原家族成员。43 Sca-1被广泛认为和Ly-6 半抗原一起,是小鼠HSC标志分子,它在多能HSCs上表达。一种抗Sca-1抗体经常和一些细胞表面标志分子表达的阴性选择一起用来鉴定和分离小鼠HSCs. Sca-1+ HSCs可在成年骨髓、胎儿肝脏、成年动物流动的外周血和脾脏中被找到。Sca-1在几种非造血组织中也被发现。43可用来富集HSCs之外的祖细胞。Sca-1 可能参与调节B细胞和T细胞活化。

间质干细胞的标志物
STRO-1: 用CD34阳性骨髓细胞进行免疫产生的小鼠IgM单抗STRO-1, 能识别一种人骨髓基质成分表达的表面抗原。在骨髓细胞中,STRO-1+/血型糖蛋白A-细胞群中的纤维母细胞集落形成细胞富集的频率约100倍于STRO-1+/Glycophorin A+群体。一种STRO-1+ 富集的骨髓细胞亚群有能力分化为各间质细胞系,包括带有血管平滑肌样表型的支持造血的基质细胞、脂肪细胞、成骨细胞和软骨细胞。STRO-1作为一种有价值的抗体,可用来鉴定、分离和功能检测人骨髓基质祖细胞,这些细胞和原始的HSCs有明显区别。

神经干细胞的标志物
Nestin: Nestin是VI型中间丝蛋白,尽管它主要表达在中枢神经系统的干细胞上,它几乎不在成熟中枢神经细胞上表达。Nestin在非神经元干细胞上也表达,例如胰岛祖细胞和造血前体细胞。

PSA-NCAM (Polysialic acid-neural cell adhesion molecule): 胚胎时期的NCAM和PSA-NCAM经常高唾液酸化,在神经元发育中起重要作用。PSA-NCAM可能和突触的重排和可塑性有关。在成年,PSA-NCAM的表达限制在保留可塑性的区域。神经元限制性的前体细胞可由高表达PSA-NCAM而鉴定,它们可经历自我更新和分化为多种表型的神经元。PSA-NCAM阳性的新生儿脑前体细胞将发育为胶质细胞,甲状腺素可调控它们变为少突细胞。多唾液酸的修饰可显著降低NCAM的黏附,从而PSA-NCAM被认为是纯粹的抗黏附分子,可以调节细胞的相互作用,促进脑的可塑性。更进一步的证据表明PSA-NCAM 可能和未知的信号分子反应,发挥诱导发育的角色。

p75 Neurotrophin R (NTR): p75 NTR,也称为低亲和神经生长因子受体,属1型跨膜TNF受体超家族。它可和NGF, BDNF, NT-3和 NT-4 结合 (低亲和力)。p75NTR, 在Trk存在时被活化, 提高对神经营养因子的反应性。TrkC受体和 p75 NTR 协同作用,参与神经系统发育。神经冠干细胞(NCSCs)根据它们表面表达p75NTR而已被分离。从外周神经组织新鲜分离的p75NTR+ NCSCs可体内和体外自我更新并产生神经元和神经胶质细胞。并且神经上皮来源的p75NTR+在培养中也有能力分化为神经元,平滑肌和雪旺细胞。最近,p75 NTR 已经被用来作为鉴定间质前体细胞和肝星形细胞的标志分子。
 
打赏
 
更多>同类技术资料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技术资料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